无影塔,我国很多地方都说有,关于无影塔的传说也有很多。但仔细想想,这是很不合逻辑的事情,或者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想啊,大凡世间万物,有物必有相,有相必有影,这是板

? ? ?

? ? ?无影塔,我国很多地方都说有,关于无影塔的传说也有很多。但仔细想想,这是很不合逻辑的事情,或者说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想啊,大凡世间万物,有物必有相,有相必有影,这是板上钉钉的事,用不着多高的学问多深的研究,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据说真正没有影子的只有鬼类,可这鬼类谁见过呀,说见过的都是胡扯,可以忽略不计。但无影塔又确实存在,这里就有蹊跷。蹊跷在哪里呢?比如到了夏至这一天正午,太阳照到当顶,万物就没了影子,这塔可不就成了无影塔?再比如,塔身建筑是个底座小肚子大轮廓呈圆锥形的藏式佛塔建筑,塔的影子只是一个局部,自然会小上很多,也会被人叫成无影塔。另外,如果塔身四外都是横七竖八的胡同,胡同周边的房屋又高低错落参差不齐,人们从任何角度也很难看到高塔完整的影子,不叫无影塔叫什么呢!还有,你把塔形刻成浮雕,砌在墙里或是摆在那里,塔本身是不会有影子的,有影子的是那堵墙或是那座浮雕石,这不是无影塔么?很多地方都声称有无影塔,蹊跷恐怕就在这里:一是季节的原因,二是建筑的原因,三是建筑环境的原因,四是方位的原因。其实都属牵强附会范畴,与人们的趋神心理有关,与事情的本来面目无关。

滦州的无影塔可与上述这些因素都扯不上关系。

滦州的无影塔无形无相。

过去关于滦州无影塔有这样一首歌谣:“无影塔,塔无形,无形之塔哪有影。要看塔影也不难,只需拆掉娘娘宫。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大早先南门里曾经建有一座六棱石幢,是一位城内居民为了替母亲还愿建起的。

什么叫石幢呢?

  石幢是古代祠庙中刻有经文﹑图像或题名的大石柱。有座有盖,状如塔。幢身一般为八棱形或六棱形。按佛教之说,在幢上书写经文,可以使靠近幢身或接触幢上尘土的人减轻罪孽,得到超脱。早在汉魏时期,幢就出现在车行仪仗和佛教仪式中,一般是在立竿上悬挂单层或多层伞盖状丝织物,伞盖四周饰有垂幔、飘带;在幢幔上书写经文就成为经幢。从唐代开始有石造经幢,称为石幢。初唐的石幢以镌刻经文为主,形体简朴硕壮。中唐以后,逐渐模仿丝织物幢的形状,建造多段石柱和多层盘盖相间叠加的石幢,并在盘盖四周雕出垂幔、飘带、花绳等图象。历五代至北宋,石幢的雕刻内容日益丰富,花纹装饰日趋华丽,但经文所占比例却日渐减少。石幢大多建于佛教寺庙、规模建筑或十字大街等冲要之处。据记载,宋代还在刑场立幢。

滦州这座石幢始建于辽代,有专家考证说我国北方建塔大部分始建于辽代,自古就有“辽建塔,明修关,清修园”之说,石幢由塔变形而来,不可能早于辽代。同时滦州之地自中唐之后一直处于军阀混战阶段,节度使更换的跟走马灯一般,老百姓流离失所,谁家有心情建石幢啊!只有到了辽代统治滦州之地以后,百姓生活相对安定下来,才有可能建石幢。况且,据有关资料记载,辽代是我国北方建造石幢最多的时期之一。还有一个理由是,滦州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决定建置并开始建筑城池的,中国古代建城都有规矩,长短粗细方圆扁都要按规矩来,不能越制。越制,是要杀头的,所有建城方略都要按《考工记》来建。同时那时候的城市建设也按科学办事,事先都要考察这座城市容易受到哪种灾害的威胁,然后考虑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一或之几去镇住它,从而确保所建之城固若金汤。据说滦州建城时就把五行用全了:东方甲乙木,木主东方,就在城东(滦河西岸)广植桑柳榆槐榛杨栗枣各种树木,形成一道绿色天然屏障,镇住东方;南方丙丁火,火主南方,南门是安岩门,安岩门外全是火工作坊,打铁的、焊壶的、烧砖的、砌窑的、制作烟花爆竹的、甚至卖烧火棍的,都在南关一带,镇住南方;西方庚申金,金主西方,西关外就建有一座大钟寺,大钟寺那口大铁钟据说有一吨多重,是用堆土成山的方法挂到那根檩子般粗细的铁横梁上去的,每到清晨,撞钟的和尚准时敲响那口大钟,整座州城连同城厢附近各村都能听到那极为洪亮的钟声,这口大钟镇住西方;北方壬癸水,水主北方,城北无水,只能以城北大觉寺那口“横井浮烟”的深井代之,这口横山之井据说井通滦河,水量不可谓不大,滦河之水镇住北方绰绰有余;中央无极土,土主中央,中央这个土就是州衙内那座一篑山了,这里本是一座小土山,后来又在建州衙时堆土砌石,成为全城的制高点,再加上这里是滦州政治枢纽州衙所在,用这座山镇住中央再合适不过了。

说了半天这些建城镇物,与这座石幢有什么关系呢?有关系。

原来,滦州城紧靠滦河,滦河自古就有沙帮软底四流河之说,有历史记载的滦河改道就有十四次之多。滦州城建在了它的旁边,时刻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事实上也是如此,历史上滦河多次水淹滦州城,给百姓居民造成深重灾难。话说早先北门里住着一户人家,姓赵,只娘俩过活。赵大娘二十几岁守寡,拉扯着儿子铁柱,铁柱四岁那年又不幸患了小儿麻痹症,一条腿能够走路一条腿没有感觉,这无疑使娘俩雪上加霜。所幸早亡的丈夫给他们娘俩留下了一笔遗产,虽然不是很多,但维持娘俩的吃穿用度还算绰绰有余。这一年夏天,铁柱年仅12岁,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滦河决口,奔涛入城,人哭鬼号惨不忍睹。赵家娘俩都爬到了自家的房顶上。眼看房屋在洪水的冲击下摇摇欲坠,赵大娘说:“铁柱啊,水火无情啊,娘恐怕是躲不过这场大水了,横山井离这里太远了,恐怕是镇不住大水呀,你要是能活下来,变卖家当给大伙建个塔吧,建个塔兴许能把大水镇住。。。。。。”赵大娘话没说完,已经房倒屋塌,赵铁柱一把没揽住,赵大娘顷刻不见了踪影。

赵铁柱年纪虽小,但略识水性,虽然没能救得亲娘,但自己总算侥幸活了下来。12岁的少年没有忘记娘的心愿,大水过后,他开始变卖家当准备修塔。可是连自己的存身之地都押了出去,建塔的费用只筹措了一半。小铁柱心急如焚,想着如果完不成母亲的心愿,自己会死不瞑目。最后实在无法,小铁柱只得每天跪在城内十字大街阁上的繁华地带,想靠着人们的施舍筹些费用建塔。寒来暑往,转眼一年过去了,所得无几。

这天,小铁柱又在阁上跪地,过来一位幌子上写有“神算马”的算卦先生对他说:“小伙子,我见你跪在这里已经老长了,也没见你收几个钱,不如跟我学算命去吧,还有一条活路。”小铁柱斩钉截铁的说:“我不,我要攒钱修塔!”马先生说:“驴年马月呀?这样吧,我教你一个法儿,准成。”铁柱说:“什么法儿呀?”马先生说:“你没听说过吗,还愿得心诚,心诚则灵。我看你呀,得想办法让大家看你心诚才行。”铁柱说:“先生,究竟怎么办才算心诚啊?”马先生说:“不说了,我怕你受不了。”铁柱急了:“先生,只要能修成塔,叫我死去都成!”马先生说:“真的呀?小人说说罢了!”铁柱说:“当场兑现。”马先生这才说:“我听说表达心诚得见点血,让大伙看见你惊心动魄才成,比如,自断一臂呀,自残一足呀,自剜一目呀,等等都成!”话没说完,小铁柱已经两指插入眼内,生生把自己的左眼球给抠了出来,然后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这个情景恰巧被微服出巡的知州大人碰到,知州一面命人把铁柱送去诊治,一面命人抓住算卦的严刑拷打,逼他说出事情的始末缘由。马先生只顾逞一时口舌之利,不过在百无聊赖之时跟小人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那孩子如此果断,见自己大错铸成,早已悔恨不已,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一清二楚,说着说着马先生心想,连个孩子都有那么大的志向要替母还愿修塔,我这么大个人了早就想为亡母修一座娘娘庙的心愿还一点眉目都没有,每天里胡说八道骗人钱财还不如个孩子了!这样想着就把那孩子要替母还愿修塔之事说成了要为其母修一座娘娘庙!

知州是个好知州,他被孩子的行为深深感动,又见偌大一座滦州城确实还没有一座娘娘庙,于是发动滦州士绅踊跃捐款修庙。时间不长,一座规模宏大的娘娘庙就在北门里赵家旧址上拔地而起,供奉的是云霄娘娘。那个算卦的马先生先生从此一心向善,就在庙里当了道士。只是每当有人拜庙时,他必要向人解释一番:这不是一座庙,是一座塔,一座玲珑宝塔。人们都以为他得了神经病,也没人信他。

?铁柱一腿残疾,又失去一眼,也被知州安排在庙里给马道士当了徒弟。

后来,马道士把爷俩积攒的香火钱请人刻了一座小石幢,六棱八角,上刻“赵娘娘”三个大字,放置在云霄娘娘身后。初时人们不觉,后来滦河大溢,马道士和铁柱爷俩祭出石幢在娘娘庙外,就见奔涛而至的洪水忽然渐退渐远,转瞬之间竟倏然不见。惊奇的人们奔走相告如此奇景,都来娘娘庙询问怎么回事,马道士笑而不答,指指一旁的铁柱,铁柱眼含热泪,一脸的凝重,人们不敢再问。

以后再有洪灾,城里的官民必来娘娘庙祭塔,有求必应,非常灵验。

再后来,马道士和徒弟铁柱相继辞世,这座刻有赵娘娘的玲珑石幢也不翼而飞,有心的滦州人找遍了娘娘庙犄角旮旯,一无所获。有人说被盗走了,有人说道士们死后石幢不灵了被洪水冲走了,也有人说跟铁柱做了陪葬,埋到了地下。

石幢没有了,一到大雨天气,州人还是自发的到娘娘庙祭塔,已成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久而久之,人们就把娘娘庙叫成了无影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