滦州地秧歌较之于冀东其他地区的秧歌,活泼欢快,火爆健美,诙谐幽默,富有激情和美感,地方风格和民间色彩浓郁,特色更加鲜明,更具艺术魅力和表现力。各行当技巧丰富,融合

滦州地秧歌较之于冀东其他地区的秧歌,活泼欢快,火爆健美,诙谐幽默,富有激情和美感,地方风格和民间色彩浓郁,特色更加鲜明,更具艺术魅力和表现力。各行当技巧丰富,融合了南派北派传统艺术风格,表演更加细腻传神,在完整的哑剧故事情节中,善于利用扇子、手绢、烟袋、棒槌等道具配合手、眼、身、步、法等技巧刻画人物性格。

滦州地秧歌以徒步扭舞为主,不受道具、场地限制,机动灵活。

过街秧歌在行进过程中,队列讲究多变,扇子舞是其中最抢眼的一大亮点。五颜六色的扇子,在艺人们手中可以变换出五六十种扇花,构成过街秧歌中一道极具观赏性的看点。过街秧歌人员多,但井然有序,场面壮观颇具气势。

打场秧歌中的大场秧歌由一至二人领舞跑套路,每列队列的转折点必有两个人交叉,贴身翻转的动作,然后变一个新扇花,这叫“安斗子”,这种古老的表演方式目前只有滦县地秧歌还在传承着。不论队列如何变化,人员如何穿插,所有演员都必须一个盯一个,从头跑到尾一丝不能乱。节奏从慢板、中板到快板,高潮过后收场,一个场次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如果两班秧歌“对台”表演,就更精彩了,有时能接连扭舞一个半小时,高潮迭起。扭者过瘾,观者更是深感美不胜收,百看不厌。

中场秧歌演员在固定的场子围成一大圈,边转边扭。包括几个小出子,没有故事情节有典型人物。因为逗戏不多,秧歌艺人可以根据自身表演特长比较充分地展示行当技巧

小出子秧歌是滦州地秧歌里的重头戏,向来闻名遐迩。艺人们的很多拿手绝活儿都在小出子表演里得以完美体现。滦州地秧歌常演的小出子多达二三百出,作品题材广泛,故事完整,情节生动,表演者注重人物性格刻画,细腻传神,风趣诙谐,生活气息浓厚,深得百姓喜爱。

滦州地秧歌的行当,大致分为妞、擓、丑、公子四大类。

妞又叫“花头”,头饰又叫“头面”。擓分文武,又叫“丑婆”。丑分文武,别称“嘎喯儿头”。公子分文武,文公子又分上角(正派公子)、下角(丑公子),这些区别和名称都是滦县当地约定俗成的叫法。

滦州地秧歌各行当的舞蹈动作、扇花和绢花与其他地区明显不同。妞的装扮非常关键,也十分讲究。包括发、髻、辫、缵、钗、正凤、偏凤、琉璃等,各式各样,光彩夺目,将妞角衬托的俊俏异常。服装一般身着绣花短裤褂,色彩艳丽,雅俗兼备。借助花扇、手绢、及各种体态刻画人物的细节,如“遮羞、偷看、逗趣、嫉妒、嗔怒”等。扇子讲究“绕、转、抖、端、颤、开、合”等丰富的扇花、绢花;身段讲究“拉、搭、背、挡、贴、闪、盖”等诸多技巧。

滦州地秧歌妞的舞步、动作、扇花、绢花极其丰富,以“别腿碾步”“大小卧鱼”“车轮扇”“绕摆绢”等为经典动作。将妞的风流俏丽、顾盼多情表演的淋漓尽致。关于妞的表演要领,艺人们遵循这样的诀窍:步子小、胯要活,腰似风摆柳;头稍晃、肩要柔,体态婀娜面含羞。

滦州地秧歌的擓,分文擓、武擓。文擓属于灵巧诙谐的中年妇女形象,其道具是一手拿团扇,一手耍烟袋,这是文擓的典型特征。其中文擓的小抖肩、大抖肩、俏弹步、五指分瓣转烟袋等,没有一定功夫,是很难表演到位的。

武擓也属于中年妇女的角色,手拿一对棒槌。舞蹈动作大起大落,表情夸张,全身每一个关节都扭动起来,摆腰灵活,耍棒利落,极具吸引力和感染力。性格粗犷率真,波辣果敢,爱憎分明。恨起来咬牙切齿,笑起来前仰后合,是典型的冀东妇女性格写照。其中的咯蹭步、坐地蹦、横扭跨、大背跨、小踢脚、打帽子、打悠飞,历来是滦州地秧歌武擓独有的技巧。尤其值得称道的还数武擓手中一对棒槌,更足见表演者的功底。舞棒槌花样很多,讲究棒槌花,如平花、立花、大小展臂花、小绕扣、双螺旋、双击捧槌花等,另外还有顶、扛、横、立、跨、拦、插、背、旋等繁多技巧,上下翻飞,娴熟自如,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丑的表演幽默滑稽,肩、颈、胯要活,步伐轻、亮相缓、情趣诙谐招人笑、逗妞风流不下流。滦州地秧歌“逗”的特点主要通过丑和擓的表演来体现。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滦州地秧歌之所以千百年来备受百姓喜爱,就是因为其最大程度的保留了人们生活的鲜活性和原汁原味儿,契合大众的审美情趣。

滦州地秧歌除了传统丑的表演,还有一种其他县区没有的丑,当地行话叫“抠儿”,其表演风格表面看似木讷、窝囊、冒傻气、受气包,实则透着机灵、精明,有大智若愚之感。服饰在清代平民装束的基础上搞怪多变,逗人发笑。

公子也分文武。武公子讲究声势和激情,舞蹈动作粗犷、火爆、幅度大、爆发力强。有“大起大落,转身扫堂,反踢亮掌”等技巧。滦县地秧歌以文公子着称,多使用小折扇配合动作,讲究开、合、抖、扛、贴、遮、扭、转等舞扇技巧。“公子逗妞贴身靠,玲珑抖转化蝶飞”说的就是滦县地秧歌公子的扇子功。文公子讲究功架、表演要体态轻盈,风流潇洒。

? 文公子的上角是正派公子,与戏曲当中的小生类似。下角是丑公子,即文丑。下角的装扮是横戴公子帽,头勒彩带垂至肩,脚踏皂青薄底快靴,上着彩绣偏身袍,内着紧身剑衣。敞怀抡袍做“跳丑”动作,如翻身撩叉,搭身、贴身、蹭身、车轱辘身等,配合半蹲步、撵步、趵蹶步、寸子步等,也是极具特征的一个角色。

武擓、妞、文公子上下角是历来滦州地秧歌的强项,代代有名角辈出。身法、步法、扇花、棒槌花都有绝活。

滦州秧歌不仅行当齐全,文武兼备,各行当分工更加明确,男丑分文武,武丑有樱子帽、公子帽丑、瞎子丑等。文丑有礼帽丑、胡子丑、拐丑、驼丑、傻子丑。女丑有丑婆即文、武擓,还有丑姑,即村姑丑、丫环丑、小姐丑。妞分小姐、丫环、少妇与仆妇。公子除文武外又分村夫、樵夫、光渔夫、书童、马童等。

滦州地秧歌,角色分明,扮相齐整,扭起来造型美和服饰美,相得益彰。头面多数为艺人们按照祖传的样式自己制作,相当精美。上场一律彩妆,妞必须压鬓,丑必须勾脸,各个行当按各自脸谱特征,一丝不苟。

滦州地秧歌的伴奏乐器是唢呐和鼓、钹。通常是二至三支大唢呐,一支小唢呐,有时还加入笙,一副大铙、一副小钹。大唢呐负责主旋律,小唢呐负责情节中的花吹。有时吹鼓手们倾情投入,兴之所至往往还会临时加入很多花点,艺人们称之为“加手法子”。这需要伴奏者很高的造诣,和与秧歌队长期合作,才能达到这种珠联璧合的妙境。冀东唢呐大王刘桂存和老铁他们的秧歌队就经常会出现这种出乎意料的精彩。听这种锣鼓喧天、唢呐悠扬的秧歌伴奏曲也是一种享受。

滦州地秧歌的伴奏曲除《柳青娘》、《满堂红》、《句句双》、《大姑娘爱》等交流曲目外,还有《小魔坊》、《梆子娃》、《反鹧鸪》、《上天梯》、《鬼扯腿》、《会钵》、《推车乐》、《转花灯》等,另外还有受皮影音乐元素影响的嘎调。

滦州地秧歌的头饰、服装大多为祖传手工制作,有别于戏曲服装店里购买的现成头饰与服装,更具地方特色。

滦县地秧歌极其讲究化装,尤其眉毛眼线与丑的脸谱,有多种化法,妞必须压鬓,公子必须束发,从头到脚不允许暴露一丝现代装。

滦州秧歌根据道具和扭演形式的不同,可分为地秧歌、高跷、背杆、花灯、狮子、旱船、小车会、耍叉、骑象等。随着时代的发展,冀东其他地区一些难度大的秧歌现今已失传。唯独滦县不仅保留了原生态的地秧歌,还保留了花样繁多,集民间舞蹈艺术之大成的各种形式的秧歌。

滦州地秧歌最与众不同的特色,就在于她的“味儿”。这种说法既具体又抽象,有人说是“动律和韵致”,也有人说是艺人们即兴发挥的“小法儿”,我们认为这正是滦州地秧歌区别于其他地区秧歌的独特风格和特色。是只可意会却难以形容描述的独有韵味儿。

这种“味儿”就是独特的舞蹈语汇,是艺人们在长期的表演中熟能生巧、自然而然形成的独特的艺术个性;是身体各部位比如肩、颈、胯、躯干和四肢有机配合;是动作连接与间歇的韵律,表演技巧与力量的拿捏。只有这种动、静、情、神得到了完美的控制,这种“味儿”才会强烈地传达给观众。

滦州地秧歌浓郁的地方色彩,还在于她的“劲儿”,这跟“味儿”一样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说白了,这个“劲儿”,就是要“入戏”,不论过街秧歌还是大中小场秧歌,还是中间歇场,艺人只要一扮上一上场,就不是他自己了,而是他所演的那个人物,不能只求形似而是要达到神似。这种神似是从心里扭出来的感觉,而不是做出来的。有不少秧歌爱好者,各行当技巧相当熟练到位,可让人看了总是感觉缺少那个“味儿”和“劲儿”,实际就是演什么都是表现他自己而不是演人物,缺了味儿跟劲儿,就没了秧歌艺术的魂儿,与观众之间没有心灵感应,演得再好也如白开水一样寡淡。只有情动于中,感同身受,在塑造人物中根据自己的理解,把各种技巧运用的炉火纯青、随心所欲,脱离了技巧的羁绊,似有还无,这是艺术大师才有的境界。下面,让我们对滦州地秧歌深层面的特色做些探究,希望对广大地秧歌爱好者有所裨益。从十个方面重点介绍:

(一)肩的运用变化最为活跃。有造诣的老艺人在传授肩的变化技巧时,首先要求肩不论大动小动,必须要“会说话”。他们深知,身体各部位要协调一致的动起来,肩的灵动感,韵律感起着关键的支配作用。不论是抖肩、错肩、绕肩、转肩、揉肩,都是为了传达人物内心情感的变化。仔细观察那些秧歌名家的演出,只要秧歌点儿一起,双肩就微微颤动,接着带动全身灵活地动起来。“味儿”和“劲儿”一下子就出来了,秧歌高手表现出来的这种与众不同的特点,总能一上场就抓住观众情绪,全场立刻被这种激情感染和振奋。

(二)胯部的运用变化非常生动,滦县当前最着名的秧歌艺人刘建平,就擅长用跨的变化来表现人物热烈火爆,激情四射的思想情感。往往是一上场,就把观众的情绪调动起来,全场马上哗的掌声雷动。他对胯的运用,已到了得心应手,变化自如的境界。胯关节的扭摆,这不仅是出于曲线美的舞蹈造型的需要,更重要的是能令全身活起来,更好的表达人物的激情和性格特征。

(三)膝部的屈伸特点突出。膝部的屈伸是以脚为发力点,动作起来带动全身有弹性地上下起伏。身体扭的功夫在膝在脚,以膝的弯曲带动身体的起伏移动,再把气提起来,加上肩的律动,配合双臂舞动变化多端的扇花绢花,叫人有飘飘然,美滋滋坐轿的感觉。

(四)反复多变的扇花最具特色。除了前文提到的那些基本扇花以外,妞行当善使用的双扇,主要靠左右手的大拇指中指食指非常灵活地配合,其中直体车轮双扇、大卧鱼小卧鱼翻腕双扇都是一绝,舞动起来周身上下,团团转转,连贯协调,与身体的舞蹈融汇成一个整体,就像蝴蝶绕着周身飞舞般美不胜收。还有扇穗长最少一米五的长扇技巧,主演舞动长绸,长扇配合,那种美的意境如同仙女下凡一般,令人称奇道艳,赞赏不绝。

(五)讲究“心想,身动,神随”。是指行外而神内敛,舞蹈动作及呼吸都要依情而变,变中有活,不论是男性或女性演员的舞蹈动作,不论是一个人独舞还是几个人配合演出,都不能有单一力度、单一节奏、单一韵律的重复动作,要求浑身动,动的活,逗的时候每个人舞蹈语汇要互相弥补,配合默契,形成统一的整体,强调视觉效果。

(六)即兴发挥的“小法儿”多。艺人们使用这些小法儿,令小出子表演更加细腻传神。是指每个艺人根据自身特点和喜好,在实践中摸索出来并只有自己掌握的表现人物各种心理活动、思想情绪的一种即兴表演方法。这种“小法儿”,要求高,难度大,身体各部位配合时要有“动律差”,就是指欲西先东,欲东先西,欲南先北,欲北先南,欲擒故纵,欲迎还拒等这些看似矛盾实则统一的美感动作的表现手法。

(七)强调表演要自然,松弛。用艺人们的行话说要“外松内紧心里美”。要架子稳,步子轻,左右均,身上灵。要刚柔相济,拿住个软硬劲儿。就是说关节运动和肌肉运动的张弛力度要靠演员自己把握。

(八)独具“拉骨抻筋”的反向动作。这也是滦州地秧歌特有的风格流派。所谓“拉骨抻筋”,基本动作是用力的侧腿跟同侧手臂明显看似“顺拐”,其实不然,这正是地秧歌中的反向动作,当用力的腿弯曲时,同侧的手臂顺势上扬,另一侧手臂下压,当另一条腿变成用力腿由抬起落到地上,由曲往上蹬直时,同一侧的手臂向上抬,另一手臂下压形成反作用。就如一位男性手脚跨顺拐上下动作时,是靠肩臂跨内腿上顶下压用劲的一样。

(九)知名秧歌艺人浑身都有“点儿”。这里所说的“点儿”,不单指舞步要跟上节奏,还包括对音乐形象的理解和表现。地秧歌之所以引人入胜,是与这种欢快活波、韵律感强烈、乡土气息浓郁的音乐节奏分不开的。所以要求艺人要有对音乐的理解能力,或慢中求快,或快中求慢,或在乐段中变换节奏,转换重心,延伸急停,亮相以及动与静的各种造型,都要恰到好处。对音乐的配合既能不受节奏的约束,还要统一完成在音乐的节奏中。浑身上下的“点儿”还不能让身体各部位动在一个点上,舞蹈中的脚步、躯体、腹部、手臂等不能动在一个节奏上,否则,秧歌的“味儿”就出不来了。

(十)表演中生动灵活,应变自如。是说在表演中虽然有随意性,但要做到像写文章那样形散意不散。要因情生变,变中有宗,活而不乱,乱中有序。配合默契的即兴表演是产生戏剧性效果和激情抒发的突出手段。这种自由和灵活还在于任何动作看似没有程式,动作之间不需要任何铺垫,不管怎么扭,只要能像说话那样把故事演绎的绘声绘色,把人物演绎的生动感人就行。达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需要艺人有深厚的基本功和对具体故事艺术再现的能力。

一方水土一方人,滦州地秧歌在冀东这块独特的自然人文环境中,得滦河之滋养,成为滦河沿岸别具风情的一枝民俗艺术奇葩。庞大的民间秧歌艺术团体,造就了众多身怀绝技、出类拔萃的秧歌表演佼佼者。他们中有很多出身于秧歌世家,祖辈相传,从骨子里热爱痴迷秧歌表演。人生的喜怒哀乐,社会的发展变迁,都在这异彩纷呈的秧歌里得到尽情展现。也正是这些艺人的执着追求,才形成了如今集娱乐、休闲、健身、观赏为一体的滦州地秧歌繁荣景象。

艺术是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历史悠久、气韵独特的滦州地秧歌,在代代艺人的薪火相传中,较为完整的保留了冀东文艺的风貌。

因其深厚的艺术价值和人文价值,滦州地秧歌得到上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一些文艺工作者不遗余力,进行挖掘整理相关资料,在调查研究方面作了大量工作。尽管如此,现状还是不容乐观,从艺人员减少、老龄化和业余性质,一些种类濒临失传等,都使滦州地秧歌的抢救保护工作迫在眉睫。总之,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冀东人文历史的一种承载和记忆,滦州地秧歌这项传统艺术,应当加大保护传承。愿滦州地秧歌永葆艺术魅力。